主页 > 经典散文 > 苍山洱海漫游_散文经典

苍山洱海漫游_散文经典

散文经典 经典散文 2020年07月09日
苍山洱海漫游

罗松生

人们都羡慕作家,他能让自然之景物,赋予人文之美,描山山愈翠,写水水多情,因为手中有支生花妙笔。若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看来,山还是那样的山,水还是那样的水,哪来的如诗如画,哪来的美如仙境?想不到我第一次出门远游,真正是大开了眼界,同时也纠正了以往的偏见。
此次我旅行的目的地,叫彩云之南,它与缅甸相接壤,是个谜一样的地方,过去只有一条滇缅公路,除了冒险家之外,很少有人敢问津,因为只要一听到金三角这几个字,人们就会不寒而栗,那是黄、赌、毒的发源地,避它都还来不及。当然,那是过去了的事情,如今那些东西都被拒之于国门之外,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块干净之地。为什么现在的人们都拼了命似的往那里去凑热闹呢?原因是那里有苍山洱海,那里的绿水青山,都是金山银山,那里的村村寨寨,都分外的秀丽;特别是上世纪三十年代,有个名叫詹姆斯希尔顿的美国作家写了一本书,名为《消失的地平线》,当时在西方可谓名噪一时,书中所描绘的世外桃源就在那里,可那时的中国人既无钱也无闲,连自身也难保,即使再好的地方,也与老百姓无缘。真正成为热门景点的,说起来也不是很久的事,按当地人的说法,那是因祸得福,他们记得很清楚,是96年那场大地震,让许许多多古乡古镇,霎时间变得面目全非。也就从那时开始,人们才深深认识到,老祖宗留下的东西,一旦消失了,便会永远消失,不能把这场灾难完全推卸给老天,人们也要敢于担当起这份责任来,要不,将来便会后悔莫及,于是,上上下下便全力以赴,一切按原来的规模,原来的样貌,修旧如旧,仿真如真。
现在我就来到了这块土地之上,放眼而望,苍山,如同一道绿色屏障,又如一条温柔玉臂;洱海,恰似一块巨大碧玉,也是万类生命的摇篮;它们就这样紧紧围绕着这座宏伟壮观的古城大理。一下车我就径直朝城门走来,进到城里,心里却有一种奇妙的反应,莫非我坐的是时光之车,把我送回到了遥远的古代,眼下的一切,既稀奇又陌生,那些只有在古书古画中见到的东西,已纷纷来到我的眼前,到处是红门石柱,酒家客栈,掌柜坐台,歌女吹弹,街头巷角,摇旗弄鼓,古灵精怪,前所未见。这明明是步行街,牛车马车却大摇大摆。这里人好象也不太会做生意,如果是我们那里,客人还在老远,苹果小米就抢先一步,美女帅哥也会急忙请你进店。这里看不到什么知名品牌,大多是土产特产,有的是从山上采的,有的是从湖里捞来,还有很多银器玉饰以及花帽花边等等,越看就越象从前的城关商埠和手工作坊。
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转了一圈,便登上了古城头,在宽广的城墙上,高高耸起一座三层大殿,飞檐翘角,画栋雕梁,好不壮观,五华楼三个大字,镶嵌在楼前,原来这就是南诏王的国宾馆,可以想象当年是如何的风光和威严。那时的大理,是由土司管辖,这座古城,已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,在少年时代,我就看过一些古本小说,其中就说到这一带土著部落叫南蛮,就连诸葛亮出兵也不好对付,他们身披藤甲,头插孔雀翎毛,骑大象,执大刀,孔武有力,不可抵挡,尽管孔明神机妙算,但每一次都损兵折将,原因是他们不愿招安,靠的就是这坚固的城防。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侯,猛一抬头,看到城楼之上,有一个古代美女,头戴凤冠,身着红裙,对我微微而笑,这不是在做梦吗?随即便举起了相机,把这美女拍了下来,待我反应过来时,却不见了,转个角,又看到好几个美女,都一样的穿着打扮,这让我惊诧不已,后来打听到了,这都是有偿服务的,不过她们只提供合影,不要有非分之想。
标签: 洱海苍山  
下一篇:没有了